暖新闻

90后女老师数千次不懈训练教听障孩子说话 感动网友

来源:武汉晚报

2019-05-31 第期

不顾父母反对离家租住江夏

数千次不懈训练教听障孩子说话

90后美女老师“暖哭”无数网友

李溶溶给孩子剪头发

李溶溶给孩子上课

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生离死别,也不是咫尺天涯,而是孩子就在母亲面前,却说不出一句“爸爸妈妈”。中国大约有200多万听障儿童,每年还有2至3万患有严重听力障碍的新生儿出生。对他们来说,叫一声“爸妈”几乎就是奢望。

在武汉,一位90后“天使老师”的无数次努力,让几百个听障宝宝终于能够对着他们最爱的妈妈说一句“我爱妈妈”。几天前,这位“天使老师”李溶溶的上课视频在网上播放了800多万次,无数网友被她“暖哭”。

“妈妈,抱抱”

5月27日上午10点,在位于武汉市江夏区的小葵花康复中心里,李溶溶正在给3岁的欣欣(化名)上一对一的单训课。

欣欣是个乖巧漂亮的小女孩,只是在她的右边头顶,一根黑色的电线连接着右耳后的一个装置,跟人说话时,她会习惯性地把右侧转向有声音的一方,一旦拿掉电线,就不再有任何反应。

李溶溶让欣欣坐在自己的腿上,面对面地平视着。她把右手手背平放在嘴巴下,快速地说出“G” (哥),欣欣睁大眼睛认真地盯着老师的嘴型,顺利地发出“G”(哥)音。

“你真棒!”李溶溶对欣欣竖起了大拇指。

“老师漂不漂亮?漂不漂—亮—?”她刻意反复并拖长了后面两个字。

听到欣欣说出“漂—亮—”,李溶溶笑了起来。

“说‘妈—妈—’,‘妈—妈—’。”

“妈妈,抱抱!”欣欣一边喊着,一边伸开双手抱着李溶溶的脸狠狠地亲了一口,李溶溶也很自然地回亲了一下欣欣的小脸。

一年多前,一岁八个月的欣欣来到康复中心,重度耳聋加上性格倔强,入学后整整哭了两个月才逐渐适应。欣欣的妈妈在外地打工,李溶溶就成了她的另一个妈妈,每天形影不离。几个月后,欣欣对着李溶溶第一次喊出“妈妈”,此后,这成为了每次上课结束时的一种习惯。

几千次训练后发出第一声“PO”

李溶溶工作的康复中心有28位老师,近百个1至6岁的宝宝,几乎全是因听力障碍而植入了人工耳蜗或戴了助听器的孩子,就是俗称的“天线宝宝”。

人们常说“十聋九哑”,并不是“不能说话”,而是“不会说话”,需要耐心细致的康复训练。对普通孩子来说很简单的一个发音,听障宝宝们却要训练几百甚至几千次。

5岁的男孩强强(化名)是李溶溶教过最困难的孩子之一。除了耳聋,强强还伴有口腔技能缺失,动动舌头都很难,平时吃饭,都是妈妈把食物用机器打成液体直接喝下去。

为了教强强说话,除了常规的冷热交替刺激、舌操等,李溶溶还根据他的特点,揣摩自创了许多教学方法。

李溶溶每天帮强强把胡萝卜黄瓜之类的食物切成小丁,让他不停地咀嚼,锻炼口腔肌肉。她还细心地在强强的嘴唇周围贴上果丹皮,用甜甜的味道引诱强强伸出舌头舔,让舌头多活动。为了帮助强强学会吐气,李溶溶设计吹气球,她示范一次,强强跟着学一次……,经过几千次训练,强强终于顺利地发出了第一声“PO”。

母亲曾哭着求李溶溶辞职

李溶溶和父母同住在武昌区徐东附近。每天早上6点,她开一个多小时的车到江夏上班,晚上6点多再开车回家,几乎每天最后一个离开。

十年前,李溶溶第一天到康复中心当志愿者,发现有个孩子衣服破旧,头上长满了癞痢。她买了药水,每天给孩子清洗消毒,自己出钱买衣服给孩子换上。半个月后,孩子的癞痢好了,李溶溶也下定决心要做这里的老师,她发自内心地喜欢这些孩子,喜欢和他们在一起。

但父母很反对女儿的选择。“家里已经帮你找好了工作,为什么非要去做这么辛苦的事情?”平时女儿是自家手心里的宝,可现在娇生惯养的她却要给一两岁的孩子喂饭、训练,甚至洗沾了大小便的裤子,李妈妈太心疼。

李溶溶不顾反对,坚持搬出了家,一个人在江夏租房居住。

两年后,李妈妈第一次到康复中心探视。来到女儿简陋的出租屋,看到卫生间在地下室,女儿从屋外提进一桶水烧着喝,她控制不住抱着李溶溶,哭着求女儿赶紧辞职跟自己回家。

“我爱妈妈,不忍心她担心,但我也舍不得这些孩子。”李溶溶说。最后,还是李妈妈让了步,不仅帮她重新租了房子,后来还买了一辆车给她上下班,条件就是“要每天在家住,让妈妈能安心”。

家长要下跪让她哭得稀里哗啦

记者采访李溶溶时,她坚持手机拍照一定要开美颜,平时喜欢戴着深褐色的美瞳,学校的桌椅、家里房间的颜色、自己的衣服、手机的外壳,几乎全都是梦幻的粉红色……李溶溶要让这些“天线宝宝”眼中都是美好。

有的家长刚把孩子送到康复中心来时,不敢指望会有奇迹发生。但在李溶溶看来,每个孩子都是天使,只要给与足够的耐心和康复训练,都能和普通的宝宝一样。

几年前,一批孩子从幼儿园顺利毕业,这当中有一个患上面瘫的孩子丁丁(化名)。医生曾告诉丁丁的妈妈“装上人工耳蜗也很难学会说话”,但经过一年多的康复训练后,丁丁不仅能正常和人交流,还能正常上小学。

毕业典礼当天,丁丁的妈妈给李溶溶送来了感谢的锦旗,拉着丁丁激动得要下跪。“我也很激动,拉着家长,自己也跟着一起哭得稀里哗啦。”想起这一幕,一直笑着的李溶溶眼眶有些湿润。

李溶溶说,即使视频在网上那么火,她也没觉得自己是“网红”。“当老师不就应该爱孩子吗?我就是在做一件老师本来就该做的事情啊。”

记者陈玲 通讯员杨士启

 

凤凰网湖北官方微信
微信扫一扫二维码

湖北暖新闻
天天彩票大神推荐方案 电白县| 神农架林区| 吉首市| 安乡县| 宝丰县| 潢川县| 凤凰县| 垫江县| 舒兰市| 泰宁县| 西平县| 清徐县| 广河县| 大港区| 商洛市| 长沙市| 太原市| 金秀| 辽阳县| 虞城县| 盘锦市| 灯塔市| 大同县| 黄大仙区| 当涂县| 三原县| 济阳县| 安图县| 北宁市| 定安县| 文山县| 武邑县| 兴隆县| 油尖旺区| 芮城县| 天全县| 石门县| 三亚市|